溫州市出租車行業的私營模式即將消失,運管部門準備發令要搞公司化經營。這在長期對出租車行業進行研究的學者郭玉閃看來,在數量管制不放開的前提下,無論是個體經營還是公司經營,恐怕都無法帶來本質上的改變。(1月3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這個“本質上的改變”其實是指打車難。在許多城市,出租車的總量是被限制的,車少人多,粥少僧多,所以,打車難就是必然結果。這些年,每個城市的起步價都在調整,越來越高,即使這樣,依然是打車難。
  對於出租車主而言,這些年也像在“坐過山車”。最突出的莫過於自己接手的出租車,早已形神背離,不足十萬元的裸車,一旦上路就會價值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。結果在一些縣城,就有人盯緊這塊“蛋糕”,下力氣炮製出租車市場,然後高價賣掉出租車再閃人。在大城市,出租車的牌子越來越值錢,讓出租車市場愈發畸形。
  沒有人不知道,畸形的出租車市場,始作俑者就是地方運管部門。運管部門公司化管理出租車市場究竟功效幾何,單看出租車市場的混亂、打車難就能說明問題。“份兒錢”是讓不少人不勞而獲,在身價倍增的出租車面前,最大漁利者就是那些“掛羊頭賣狗肉”的所謂管理公司。
  4G時代已經來了,單單以安全生產計,出租車行業根本不需要什麼出租車公司來橫插一杠子,安裝了衛星定位系統出租車,在滿大街都是攝像頭的條件下,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。如果是違法車輛,自然有交警來鑒別來管理。
  說白了,出租車最好的歸宿就是市場化運營,總量根本不需要控制,運管部門採取登記制,讓市場自然淘汰那些服務不好的出租車,優勝劣汰,市場最靈驗,老百姓的眼睛最雪亮,如果滿大街都是出租車,自然沒有打車難一說。當然,也絕不會滿大街都是,有市場的自然淘汰,適者生存,大街上的出租車密度不會太大也不會太小,根據城市大小人口多少,會有一個適度變化的指數,讓打車難不復存在。
  所以,當看到溫州市出租車今後個體經營將要被退出,公司經營即將登上舞臺,筆者禁不住苦笑。如果說真要改革,建議溫州市放權,放開出租車總量控制,完全市場化,經過一番博弈之後,必定會迎來出租車行業大發展的春天。
  文/朱永傑  (原標題:出租車行業的“春天”在哪裡?)
創作者介紹

倫敦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vq86vqsk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