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張照片留下的都是燦爛甜美的笑臉,被父母稱為“小精靈”、“人見人愛”的清華女碩士研究生唐靜(化名),因患重度抑鬱跳樓自殺。唐靜死後,父親唐先生將女婿賴軍(化名)告上法庭,以女婿沒有看護好女兒為由,索要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69萬餘元。昨日上午,翁婿雙方在朝陽法院雙橋法庭進行了激烈辯論。岳父指認女婿明知唐靜患抑鬱症卻拒絕帶其治療且疏於管護,女婿則當庭指責岳父“親人何必為難親人?”庭審中,因雙方都申請調取證據,此案將擇日再審。
  □事發
  女碩士跳27樓自殺
  2012年8月28日18時,唐靜從北京新天地小區自己27樓的家中一躍而下。
  警方鑒定,死者跳樓時上穿藍黑色橫條紋半袖、下穿白色七分褲高空墜亡,非刑事案件。據瞭解,唐靜是因患重度抑鬱發病跳樓死亡。
  5月26日是姐姐的忌日。那天,唐靜給爸爸打了個電話,說自己身體不好,失眠,精神有壓力,疊被子也疊不好。
  8月26日,唐靜到廣安門醫院就診,被確診為“重度抑鬱”,醫囑為“嚴防自殺”。
  “8月28日那天,是我母親全天看護她。”唐靜丈夫賴軍稱,當日下午3時,唐靜給所供職的IBM公司發了最後一個郵件。午休後她洗了個澡,媽媽在客廳打毛衣,這時唐靜接了一個電話,就走到卧室反鎖了門打電話,“這一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”。
  在此之前,唐靜的母親和姐姐都因身患抑鬱而先後自殺。
  62歲的唐先生是一位退休教師,他聘請了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周雷做其代理律師,另外,其繼任妻子也以其代理人身份到庭。昨天庭審過程中,原告方激動地講述唐靜的情況,並指認賴軍沒有看護好唐靜。
  今年32歲的賴軍是一家人才公司的總監。愛妻去世,現又被告上法庭,賴軍面對記者的任何問題,一概回應稱“我不想回答”。
  □庭審直擊
  ◎原告
  女兒跳樓女婿應擔責
  唐先生訴稱,2012年8月28日,唐靜在朝陽路7號院一住宅樓內,從自己家中墜亡。
  老人稱,賴軍知道唐靜有抑鬱症家族病史,在其病發及逐步惡化的過程中,賴軍拒絕對其進行進一步治療,並疏於看護,“被告早就知道唐靜患有抑鬱症史,唐靜發病且逐步惡化,原告多次催促被告對唐靜進行治療,可他只帶唐靜看了一次醫生,也沒有有效看護”。老人稱,女兒死後,賴軍還從言語方面對自己及唐靜進行侮辱、誹謗,導致承擔喪女之痛的自己兩次住院,這嚴重傷害了自己的身心健康。
  老人認為賴軍對女兒的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且具有直接原因,故訴請法庭判令賴軍賠償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69萬餘元。
  被告疏於治療看護
  唐先生的再婚妻子作為代理人稱,原告手中有多項證據證明賴軍明知唐靜患有抑鬱症,明知唐靜有抑鬱症家族史。其夫妻感情,也不像賴軍說的那樣好。
  她說,唐靜的母親也是因嚴重抑鬱,鬧了幾個月就死了。她死後,家人才知是抑鬱症。唐靜姐姐在國家專利局工作,姐姐抑鬱症發病後一直吃藥,但其後來有半年沒有吃藥,2010年,抑鬱症發作後在專利局跳樓自殺。當時,賴軍作為家屬一方,曾就其姐姐的死同專利局進行了善後談判,他對抑鬱症的家族遺傳史、自殺率等是明知的,“所以,他對抑鬱症的認識,是高於一般人的”。
  唐靜發病後,唐先生便一直提醒賴軍,要早做排查,有病早治,沒病防著,“但他總說爸爸不要擔心,他來處理唐靜的事,但直至唐靜死,也沒有作為”。
  為了證明賴軍明知且故意放任唐靜病情發展,原告方向法庭提交了醫院診斷證明、通話詳單等10餘項證據,證明賴軍明知抑鬱症是高自殺率,唐靜患有抑鬱症家族史,但對唐靜的治療卻一直拖延,最終因疏於看護,導致唐靜跳樓。
  ◎被告
  如果能輓救,願用生命換取
  庭上,被告辯稱該案非侵權糾紛,唐靜的死是個意外。
  賴軍辯稱,自己和唐靜都是初戀,兩人走過了5年的戀愛、4年的婚姻,感情融洽,在親友圈內一直是模範夫妻,“如果能輓救,我願意用生命換取”。賴軍稱,妻子的去世,是因其有家族抑鬱病史,而這些,是自己在結婚後很長時間才發現的。
  賴軍稱,抑鬱症發病機理和治愈都非常複雜,家屬也難以察覺其發病,唐靜的雙胞胎姐姐先於唐靜兩年跳樓身亡,後來從唐靜大姨口中獲知,唐靜母親也因抑鬱症喝化學藥劑自殺身亡,“所以唐靜的死是個意外事件,她寫有遺書,也有公安的鑒定”。
  親人何苦為難親人
  對唐先生的說法,賴軍則當庭稱岳父“胡說”。
  賴軍稱,唐靜生前的最後3個月,一直在威海做項目。每個周末,她從威海飛回北京,周日又飛回威海。2012年8月24日晚,自己從機場將唐靜接回家,母親還為唐靜燉了參湯、燕窩。8月27日,自己還開車帶著唐靜和岳父陪唐靜看了病。
  “唐靜是我的愛妻,也是我的親人。作為父親,你也是唐靜的親人。我們都是她的親人,親人何苦為難親人?”坐在被告席上的賴軍,哽咽著激動地敲擊著桌面說。
  據賴軍講述,2012年7月底的一天,“當時,我爸爸問唐靜工作怎樣,唐靜說工作不順心,壓力大,有時候睡不著。我的意見是咱不想乾就走人。我也一直在努力,委托朋友幫唐靜換工作”。賴軍說,可岳父這時卻要求女兒,“你把別人不願意乾的事情乾成了,你的能力才會有提升”。
  賴軍稱,這加大了妻子的壓力。自己和妻子都是清華畢業的,家裡所有的決定都是兩人商量確定的,包括去不去看病。
  >>唐靜遺書
  親愛的親人們:
  我對自己的能力和承受壓力的能力很絕望。我將無法面對將來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種壓力。我實在無法容忍自己這樣下去,一步步地越來越脆弱,無法承擔責任和一丁點的壓力。我這樣下去,只會增加別人的煩惱和負擔。
  請爸爸多保重,女兒不孝,請您一定和阿姨相互扶持到老,不要為我難受。
  請婆婆和賴軍多保重,你們對我的好,我只有來生再報答了。叔叔和大姨也請多保重,我對不起您的愛護和關照。
  賴軍你對我太好了,我捨不得你但又無法阻止自己,一天天越來越墮落,你的愛,我來生再報答。
  □專家說法
  重度抑鬱患者應住院治療
  昨日,心理學教授馬先生分析,從唐靜母親、其雙胞胎姐姐及唐靜均為自殺身亡看,唐靜是抑鬱症家族遺傳。醫院開出了“重度抑鬱,嚴防自殺”的診斷證明後,唐靜所需要做的就是到專業的精神病醫院做進一步治療,“抑鬱症,特別是重度抑鬱症,本身就應該住院治療了”。
  馬教授稱,抑鬱症病因非常複雜,工作壓力、生活壓力大,很可能導致或者誘發抑鬱症,但是也有情感、突發事件等別的因素。要正視抑鬱症,目前通行的就是看醫生、遵醫囑,“抑鬱症的診斷是有一個標準的,從醫院的診斷看,唐靜的病情已經非常嚴重了,且其癥狀已經很厲害了,他的監護人應該向醫生詢問,是不是需要住院治療”。
  馬教授稱,2012年10月26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精神衛生法。2013年5月1日,新的精神衛生法正式實施,精神障礙的住院治療實行自願原則,家人有這個意識的話,應該向醫院提出住院治療。唐靜應該到看精神病的專業醫院就診,並住院治療。
  家屬很難24小時形影不離
  針對目前網上有專家指出的可以通過聽音樂、散步等緩解抑鬱症的方法,馬教授稱患了抑鬱症的人活動能量已經非常低,他已經沒有力量去散步、聽音樂了。這時候,家屬所能做的,就是遵醫囑,第二就是啟動親友系統,對抑鬱症病人進行陪伴和傾聽,“但這時,抑鬱症患者會覺得自己是別人的累贅,他不願意說,就自己承受著壓力,承受不了了就結束自己。他只想自己死了親人就解脫了,想不到他的死給親人帶來的痛苦”。
  馬教授稱,即便是抑鬱症患者一直服用藥物,藥物對病情的穩定和緩解發揮作用,但也不能確保抑鬱症患者不自殺,因為長期的24小時形影不離,對家屬而言,也是很難做到的。
  馬教授稱,當前社會每個人都有壓力,工作壓力大,生活壓力大,但來自社會的壓力很難改變,關鍵就是看自己怎麼調整。
  京華時報記者張淑玲實習記者婁凱  (原標題:清華女碩士跳樓後引翁婿官司)
創作者介紹

vq86vqsk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